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廉政文化
回忆中的“廉”味
时间:2018-02-23 11:22:13 来源:炉桥镇 作者: 点击:

 

    光阴荏苒,岁月如梭。转瞬之间,又是一年的除夕。

    这样的年味我已经历了四十三个年轮。能够准确记忆的,貌似已经不多。即使能够记忆,也已模糊不清。

    在我的记忆里,儿时的除夕,似乎永远是渴望兴奋、等待漫长的。那时民间有句谚语“小孩盼过年,大人忙做田”

    我的老家在货真价实的农村,偏僻、贫穷。但这不影响我对过年的渴望。因为,只有过年,才有可能穿一件妈妈做的新衣服,才有可能穿一双妈妈纳的千层底,才有可能换一个旧布做的新书包,才有可能持续地听到噼里啪啦的放鞭放炮。

    人一旦有了渴望,也就有了的盼头。而有了盼头,即使再苦再累,也觉得值了。

    那时,到了春节,在我的老家,家家户户都是“有钱没钱,尽力过年”。买一张红纸,找一个先生,从大门到鸡圈猪圈,都写上对联,喜气洋洋,什么“五谷丰登、牛头兴旺、鸡鸭成群”,就连自行车都搞个“日行千里”。买了年画,贴在泥巴的墙上,墙立刻有了生机。炒上瓜子花生,满屋子的香气。自己家磨点豆腐,用卤水点的,不老不嫩。发面蒸馒头,一笼一笼的热气腾腾。有钱的人家还可以买上一点牛奶糖,大白兔,津津有味。会抽烟的买上一两包大团结或者大前门,一年一次地犒劳自己。

    总之,年的味道在除夕到处飘荡。

    但我家因为是超支户,更加没钱,所以只能买一条鲢鱼,煮好放在桌上,从除夕看到十五,不许吃掉,只为了年年有余的祈祷。只能买一条铜城谢家的大糕,除夕晚上每个孩子分得几片,用纸包着,放在枕下,到年初一早上才允许吃,只为了年年高的期盼。压岁钱,也是以角为单位,哪怕只有一角,也左看右看,喜不自禁。记忆最多的一次是五角,感觉自己已经是财主一般。

    所以,长大后回味电影《白毛女》,有句台词是亡羊补牢般的感触颇深:人家的闺女有花戴,我爹钱少不能买,扯上了二尺红头绳,给我扎呀扎起来。

    但是,当时,我是兴奋的。感觉,除夕,已经是一年中最奢华最快乐的日子了。有年真好!过不完的年多好!

    除夕这天,有几件民间习俗,是必须做的,与钱多钱少无关,也都习以为常成传统了。

    一是祭祀。除夕早上,把煮熟的猪头放在脸盆里,三叩九拜,敬天敬地敬亡人。除夕晚上,桌上放上三碗米饭,三碗菜,然后再在每碗米饭上插上一双筷子,磕头烧纸。父母这个时候就把自己所知道的祖上的事情说上一篇,算是家承教育了。所以,对于祖上的事情,我至今还隐隐记得。

    二是吃年夜饭。一家人围坐在一起,把能够做出来的菜都放在桌上。我的父母不会喝酒,所以就直接吃饭,期间絮絮叨叨来年对我们的希望和要求。我们唯唯诺诺地应承着,心中想的却是大年糕和压岁钱。

    吃年夜饭,如果有家人没有赶回来,是要放一个碗一双筷子的,算是团圆不缺。

    三是守岁。那时由于没有电视可看,父母也没有有趣的故事可讲,所以,也就从没有体验过“一夜连双岁,五更分两年”的味道。最多是比平时多看一会书,然后睡觉。至于夜里做没做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”的梦,真的记不清楚了。         

四是串门拜年。吃完年夜饭,收拾完饭菜,每家门口会挂一个红灯笼,家里桌子上会放一些瓜子、花生、糕点和炒糖。一般都是晚辈先上门道贺、磕头,长辈会给点压岁钱,多少不刻意,十元钱就算多的了。一个户家所有人都会家家串门,相互道个贺,唠唠嗑,一般都是吉利的话语。最后三五个坐下来围在火堆旁,一边暖暖火,一边聊聊明年打算和孩子家庭事宜。        

 逐渐长大,除夕的快乐却在逐渐削薄,父母的身躯也逐渐佝偻。“父母在、不远游”,平时没有做到,但在除夕这一天,我是没有错过的。除夕,也从父母的忙忙碌碌转到我的匆匆忙忙。因为没有大锅可以煮猪头,祭祀渐渐变得简单了许多。吃团圆饭,守岁,成了每年春晚的嘻嘻哈哈的定律,直到难忘今宵的歌声一次次响起。

    斗转星移,不知从哪个转瞬开始,除夕,对于我而言,终于变成了放假,索然寡味了。儿时的渴望兴奋,了无踪迹。

今夜,又是除夕,新桃换旧符。此刻,听着远近稀稀疏疏的鞭炮,忙着晚上一桌美满的年夜菜肴,等着压岁的钟声和难忘今宵的韵律。此刻感觉:家人在一起真好!团团圆圆才是幸福!和和美美就是王道!健康平安快乐比什么都重要!

(炉桥镇  陈宝同)

 

2015 中共定远县纪委、监察委 版权所有 皖ICP备10004173号 地址:定远县城东新区 电话:0550-4288089 Email: dyjjxx@126.com 技术支持:中天科技